摘要:
什麽是“新”的,“銳”的攝影? (尚陸)

最近攝影節,畫廊,影展,頒獎,流行“新銳攝影”。特別好玩得是:連這裡四月風也把我“升级为新锐摄影家”人家問我有什麽想法。
可能我個人對這個“新銳攝影”的討論沒有興趣也不關注。第一,我喜歡“好”的攝影, 能打動我的,管他新的,舊的。 然後“新銳”一詞好像是完全“made-in-China”的概念,尤其是用在攝影方面。可能開始是一個誤會吧。我查了百度,説是“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教授在英文演讲中提到Aggressive,是对于“勇敢提出新的看法,敢于挑战学术权威”的总结。”無論誰寫的,英語的“Aggressive” (還用了一個大寫的A) 根本和“新銳”沒關係的。我想“新銳”應該是從英語 “cutting-edge” , 法語的“à la pointe” 翻譯過來的,一般應該使用在科學,高技術上的,非常前進,前衛 “avant-garde” 的意思。中國攝影現在有沒有這麽“前衛”的攝影? 我見識太少,我不知道。2004年我買過一本書,朱其編輯的“1990年以來的中國先鋒攝影”,有一個蠻有意思的封神榜。法國人特別喜歡搞“新”的東西,文學裏有“新小説”nouveau roman,在電影裏有“新浪潮”nouvelle vague, 哲學裏出現“新哲學家”,nouveaux philosophes, 好像加了一個“新”形容詞什麽都變成非常“酷”,又流行,又值得追求。不過發明攝影的法國人,並沒有創出“新”攝影,更別説“新銳”。在中國2007年我發現了“新攝影”。榮榮的三影堂開幕式那天我拿到了整套“新攝影”的十周年紀念版,就是説劉錚,榮榮,高波等,他們1997年就開始了一個“新攝影”的運動。
接受採訪時,劉錚和趙亮說了這兩句話:
刘:其实“新摄影”就是一个从真实到非真实的一个过渡。从今天开始摄影在中国有人在讨论真实和不真实了。
赵:到今天我们还在讨论这个问题!十年了。

其實我們知道嗎?美國MOMA博物館從1985年開始,每年在9月至1月之間用4個月的時間策展“新攝影”New Photography, 所謂新攝影的定位寬度很大,從試驗攝影(experimental photography) 到新興攝影(emerging photography),包括當代藝術,新紀實,時尚,影像,電影和裝置綜合攝影。。。26年來已推出70多位攝影藝術家。2011年度(展覽9月28日開幕)展出的六位攝影師裏面包括中國的張大力,他使用原始的圖片材料,包括從中国档案裏收藏的,來對比出版后的图书,報刊等,來跟踪毛泽东年代從大跃进至文革期间的宣传攝影路綫。

我覺得“新”或者“先鋒”的意思在於攝影師的創新,他們拍了以前沒有人拍過的東西,使用了以前別人沒用過的手法。
包括奧古斯特•桑德,儸伯特•弗蘭克,黛安•阿勃斯,荒木經緯,南•高丁,中國的李振盛,劉錚,等等。
再從“新銳”cutting-edge这詞裏面的 cut(切)來看,它符合了儸蘭•巴特所謂攝影的“刺點”(punctum)。
所以今天看沒人拍過的題材,沒人用過的手法,還有能“刺”到我的,我發現有兩組作品,一是徐勇的《這張臉》,二是陳哲(蜇)的《蜜蜂》。兩組作品也符合了劉錚的“從真實到非真實”的定義。徐勇用五百一十三幅照片記錄了大學畢業后在北京從事最古老的職業的紫U在她工作現場一天内不同時刻的一張面孔。我看了在展廳裏3面墻上密密的連續展出的這張“中國”的臉,所看到的麻木,興奮,無奈,傷痛,深深地被打動了,感想複雜。陳哲創作了一系列關於人體改造, 毛發、應激障礙、身份認同與記憶的作品,記錄了一群有自傷經歷的中國年輕人。攝影師將拍攝對象的自毀行為看作凈化精神的手段。
這裡有一位老資格並而不停創新的攝影前輩,一位剛滿22嵗的才女,他們兩的作品把我帶進我以前沒去過的心靈領域。這是攝影的力量。
徐勇:這張臉陳哲:蜜蜂(無題)最終,新銳不新銳,都無所謂。

评论区
最新评论